协会动态

访山东青年微电影大赛专业评委刘大鹏:“老玩家”分享新经验

来源:山东省电影家协会 2020-10-29 16:02:51

早在2008年,刘大鹏凭借学生作品《用普通话谈恋爱》、《膨化食品》赢得“山东大学生数字影像创作大赛”的故事片和手机片奖项;受到黄建新导演的嘉奖,在他的鼓励下,刘大鹏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,研究生毕业后加入闻名遐迩的八一电影制片厂,如今成为职业导演、摄影师的他作为专业评委完成了第十三届(中国)山东青年微电影大赛的终审评选。近日,记者采访了这位“元老级”选手,刘大鹏分享了回望的感慨以及关于创作的新鲜“干货”。

图1.jpg

2008年的刘大鹏(左)

刘大鹏介绍,当年获奖的处女作《用普通话谈恋爱》对自己影响深远,其衍生出的对美学和艺术的初步思考影响至今。凭一腔热血、“文艺青年”冲动可以取得如此成果,是离不开伯乐与伙伴的,从业以来,大赛的黄建新导演和影协于海丰主席对自己持续鼓励和支持,前辈风范,实在感佩。“大赛是远洋的号角,更是海洋。”

图2.jpg 

刘大鹏工作照

刘大鹏目前在八一电影制片厂创作室担任导演、摄影,主要负责是以重大历史题材、院线电影为主,与中国电影行业深度关联。

刘大鹏作为评委,看到很多作品选题眼界始终不出校舍家庭矛盾、荒诞的梦境、矫揉造作的凶杀等等,他认为在青年创作者中这种普遍的局限是正常的。电影学院教育对此一针见血,不够“有生活”:当你的人生经验控制不了一个故事的触感和方向时,就会不可遏制地走向“假大空”。今年大赛的主题是“我的故乡”,这是个特别棒的选择,它没有“高大上”的符号能指,把创作者的目光恰到好处地引向远近可控的人间气象。

刘大鹏以一个主旋律电影创作经验开讲:比如因为命题限制,正剧主角人物往往需塑造得“高大全”,人物维度极单薄经不起推敲,观众不接受怎么办?方法是逆向思维的,可将反派人物塑造得极丰满、罪恶及可信,可以很大程度上解决问题。

刘大鹏的专业理论极精彩,他以编导思维入手,再贯穿了职业摄影师生涯的感悟,他继续以自身经历为例评论“我的故乡”这个选题:如此讲到故乡,就要先辨析“他乡”,要有走得足够远的勇气,眼界足够高,才能对“故乡”情结体会至深。

拍电影要“背井离乡”,如何平衡创作和生活?刘大鹏的职业诀窍是主动融合 “去远方流浪”。他热爱冒险,曾独自背包骑行青藏线,穷游的足迹几乎踏遍全国。在主摄微电影《看不见的王国》时,为了更好地展示出异域风貌,他花费了数个月不知疲惫地穿梭在南疆考察堪景,从湖泊到昆仑山雄峰,从高原到戈壁荒漠,行程近千公里,他找到了独特的中亚古战场达瓦昆墓葬群、岳普湖的“千年柳树王”,把人迹罕至的神秘风景第一次呈现在观众面前。

很多人会为刘大鹏导演、摄影的抗战影片《福根》中那座巍巍静穆的明代城墙场景惊叹,它并不是影视城的假景,而是刘大鹏循迹在京郊浩如烟海的古迹中发现的城墙建筑群——巩华城,这座荒野蒙尘的断壁残垣首次映上大银幕,离不开他邻里皆知的“流浪堪景“。

他的努力不仅赢得了同行们的尊重,更是向自己的内心许诺交出了无愧的答案。最终《看不见的王国》更是摘得了欧洲的摩纳哥“天使奖”最佳摄影、新片场青年电影季最佳摄影等殊荣。《福根》赢得了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的“我的长辈”微视屏三等奖。

他则说,经历了诗和远方再去写故乡的一草一木,如何不会饱含深情?

 图3.jpg

刘大鹏在骑行路上

谈到对创作的理解,刘大鹏:“我爱电影所以拍电影,你要始终惦记着当初选择这行的冲动。创作比拼的是眼界高低,通过作品去和观众交流”。要容忍自己内心的叛逆,继而获得世界观的悲悯,才能获得思想的自由。

图4.jpg

《看不见的王国》的部分奖项

如果能和十二年前第一次来济南获奖的自己来一次时空对话,刘大鹏表示丝毫不后悔这些年的选择。他说,“我知道自己是个怎样的人,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知道自己要做、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。”刘大鹏始终抱着坦诚的态度,始终保持着“爱折腾”的少年气,始终用坚定的信念燃烧着电影梦。(记者:王莹)